content="陕西科技大学,从军记,从军,亭亭,亭山,山上" />
English 懷念舊版
當前位置: 首頁>>專欄集萃>>正文

【從軍記】汪大松:亭亭山上松

2020-09-30 09:23 文/新闻办 雷超 图/汪大朋 点击:[]

英挺的身姿,嶄新的軍裝,又一次站在月台上等待那列久違的新兵專列,汪大松表情莊重而嚴肅,看起來就像一棵青松。與同行的其他戰友不同,他既是新兵,又是老兵。四年前的秋天,十八歲的他曾經乘坐專列,去往那個讓他熱血澎湃的地方。闊別兩年,即將再次踏上征程。他有自己的目標:“爭取早日提幹,這樣就可以留在部隊,實現戎馬一生的人生理想。”

雪霜多後始青蔥

2004年深秋的一天,早上6:00,朝霧籠罩下大巴山尚處于夜幕之中,紫陽縣蒿坪鎮森林村奮鬥小學3年級的汪大松和2年級的汪大朋擎著火把出門了,爸爸把兩兄弟送出家門,在他們的書包裏各塞進一大塊熱氣騰騰的烤紅薯,再每人給5毛錢,紅薯是當早飯吃的,5毛錢用來買午餐。4公裏崎岖蜿蜒的山路,左手邊是嶙峋山石,右手邊是深澗河谷。因爲走慣了,他們一點也不害怕,一邊背誦著昨天的課文,一邊小跑著。他們要在8點之前趕到學校。學校沒有玻璃窗,窗戶是用塑料紙糊的,風一吹,教室和外面一樣冷,汪大松取出提前准備好的火盆,課間的時候去外面的林子裏撿些柴火,上課的時候籠上火才不會冷。

秦巴山汪大松家的舊居

放學後,他和弟弟一邊走,一邊撿柴火,趕到家的時候就幫媽媽撿夠了做晚飯用的柴。寫完作業,趁著天沒黑,再去打一筐豬草。農忙時間幫家裏采茶、插秧、收土豆、收玉米,在這種“半耕半讀”的生活裏,兄弟倆度過了整個少年時期。記憶中,父親總是說“娃兒哦,一定要多吃苦,多吃苦才能成大事!”汪大松牢牢記住了父親的話,上學很苦,他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。

山裏孩子的生活簡單而封閉,第一次點亮汪大松人生夢想的,是兩部電視劇。《士兵突擊》上映的時候,他9歲,鋼七連“不抛棄、不放棄”的軍魂讓他感動不已。《我是特種兵》上映的時候,他14歲,狼牙特別突擊隊鐵血精誠的訓練讓他熱血沸騰。他對弟弟說:“大朋,好男兒就是要當兵,你要相信,哥以後一定會成爲一名解放軍的!”每到周末,他們兄弟倆就折根竹子作“92式機關槍”,在山林中扮演狙擊手,伏擊、格鬥、突襲,一點不含糊。

新松恨不高千尺

2014年9月,汪大松成爲友情彩票産品設計專業的一名大學生,剛入校時,他就被狠狠打擊了一次。在新生軍事訓練中,他努力表現、爭當優秀,最後卻與“優秀軍訓學員”榮譽擦肩而過。軍訓結束後,他報名參加學校國旗護衛隊成員的選拔,也落選了。

在情緒低落時,是學校設藝學院的“藝心坊”大學生心理協會爲他解開心結。指導老師李志如對他說:“大松,內心強大的人就是要勇敢迎接挑戰,在挫折中更清晰地認識自己、剖析自己、接受自己,發現自己的性格中的長處與短板,努力取長補短,才能實現自身的成長與進步。”聽了李老師的話,汪大松深有感觸,他說:“那段時間接觸了許多心理健康知識,帶給我清晰的自我認知,讓我明白了自己以後的人生道路該怎麽走。”

2016年4月,學校舉辦的大學生應征入伍宣講會,汪大松意識到自己的機會到了:“當天我就報了名,全家人都爲我加油,讓我好好表現。整個4月,體檢、政審、心理篩查、役前集訓,我順利通過了每個選拔環節”,他驕傲地說,“好像我天生就是爲當兵而生的!”

直待淩雲始道高

“軍事訓練強、專業技術精、思想作風正”,這是部隊首長爲汪大松頒發“優秀義務兵”勳章時的評語。新兵連22名戰士,每年只有2、3個名額,汪大松卻連續兩年榮獲,這樣的成績讓他自豪不已,他興奮地講述著勳章背後的故事。

汪大松參加打靶訓練

“我們武警內衛部隊的作訓科目中最主要的是槍械訓練和體能訓練。第一天打靶的時候我興奮地手直抖,‘92式手槍’‘95式自動步槍’這些以前在電視裏才能見到的武器真正握在手裏的那一刻,太激動了,虧得連長在旁邊一直教導,否則肯定脫靶。體能訓練中最‘酸爽’的要數負重奔襲。負重不少于30公斤,行程不少于10公裏,在30多度的高溫下行軍,走到一半的時候體力已經透支,腳上都起了泡,但是沒有一個人退出,大家互相攙扶著走。那種一起吃過苦的戰友之情特別深厚”,汪大松的眼睛有些濕潤了,“和《士兵突擊》裏的鋼七連一樣,我們連的‘連魂’也是不抛棄、不放棄。”

汪大松參加負重奔襲訓練

“我還兼任連隊的‘新聞兵’。編寫連隊裏發生的感人故事,宣傳優秀展示的典型事迹,用相機記錄下戰友們打靶、演習的畫面,每半個月左右,我寫的報道就會發布在連隊內網。雖然很辛苦,但是通過這些工作中,我的能力得到很大提升,也得到了了首長和戰友們的認可。”

業余時間,汪大松總是喜歡泡在連隊的圖書室裏。“我讀了《毛澤東傳》《周恩來傳》,埃德加·斯諾的《西行漫記》真正讓我明白了中國共産黨爲何能在艱苦的環境下取得勝利,那是因爲她真正紮根在人民群衆中......我還看了馮友蘭的《中國哲學史》喬斯坦《蘇菲的世界》這樣的哲學著作,《巴黎聖母院》《活著》等文學名著,那兩年,收獲很大,文筆也一直在提升。”

落落出群非榉柳

2018年9月,汪大松複學,變成了2018級插班生。乍從部隊到大學校園、從軍營到大學生宿舍,他一下子愣住了:“推開門我看見室友們的被子胡亂堆在床上,桌子上是吃剩的打包袋,地上是髒鞋、髒襪子。愣了2秒鍾後我決定,新生活就從打掃衛生開始。”在他的帶動下,大家都學著疊起“豆腐塊”,地面、桌面一塵不染,室友們一起把“樣板宿舍”一直保持到畢業。

室友們發現汪大松的時間總是很緊迫,他在拼命補回當兵兩年期間落下的課程。他繼續精進攝影技術,還自學PR視頻編輯軟件剪輯視頻,把在部隊生活中的故事配上照片、字幕,制作成微電影發布在哔哩哔哩上,讓更多人看到當代軍人的風采,成爲頗有熱度的“up主”。寒暑假時間,他去全國各地拜訪老戰友,也飽覽了祖國的大好河山。浙江、大理、麗江、重慶,每到一個地方,他都會發布一段人生感悟:“用雙腿去行萬裏路,用雙眼去發現大自然的美,用雙手去剪輯分享視頻,收獲不一樣的人生體驗。詩人艾青說:‘人生的路雖然漫長,但緊要處卻只有那麽幾步,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。’我不想給年輕留下任何遺憾。”

汪大松榮獲的優秀義務兵勳章和喜報

後來楊軍老師在校園裏遇到汪大松,驚訝于他的成熟與曆練,感歎軍旅生活對一個人的鍛造與雕琢,他說:“第一次入伍之前,汪大松當時看起來腼腆羞澀,缺少一點剛毅的軍人氣質,如今變得人如其名,如一棵大松樹般正直、沈穩、挺拔,都說部隊真是個大熔爐!這就是證明!”

傲立絕壁終不悔

2020年7月,汪大松順利畢業並取得藝術學學士學位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就業形勢嚴峻,同學們都在急著找尋一份合適的工作。汪大松的父母也爲他的前途著急。憑借過硬的專業基礎,他本可以找到一份設計師的工作,可是他卻不著急,從容淡定地在家裏等待著,等待2020屆應屆畢業生應征入伍的通知。

汪大松(右)臨行前與弟弟汪大朋留影

“選擇當兵,留在部隊,就是我的初心。還清楚地記得2018年4月,我們12個同年兵被送上退伍的大巴,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。當時我就想,如果能一輩子留在部隊該多好。我喜歡軍旅生活的自律感、緊張感、充實感;喜歡那種真摯、純粹的戰友之情。我今年24歲了,還有一年就超過入伍年齡限制了,抓住最後的機會,走自己想走的人生道路,我沒有別的選擇。”

8月,再次報名、體檢、政審,雖然有第一次成功的經驗,汪大松卻絲毫沒有掉以輕心,一如既往地嚴謹對待。他說:“好的身體素質要靠嚴格的自律。我從不過分依賴手機來打發時間,也不讓手機把我的時間碎片化,所以視力一直很好;退伍之後我也從沒有間斷過體能訓練,每天我都會6:30起床,鍛煉身體,所以體能也保持得很好。”

臨行前,弟弟汪大朋送他到車站,親手把參軍光榮的大紅花戴在他的胸前,眼神無比羨慕。他拍著弟弟的肩膀說:“你好好學習,好好照顧爸媽,等哥再拿個軍功章回來!”

軍歌嘹亮,汽笛聲聲,一生無悔,兩度戎裝。

(终审:杜杨 编辑:雷超)

【掃描二維碼·分享本頁面】

上一條:【從軍記】我們的教官是學長 下一條:【新生寄語】專訪校友陳芬

熱點新聞
推薦新聞
友情彩票平台官网:http://www.lasertswift.com   咸阳校区:咸阳市人民西路49号
邮编:710021 陕ICP备1401129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