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軍大衣
發布日期:2021-09-30    作者:李新軍    
0

父親的軍大衣

陽光下,父親的軍大衣,愜意地舒展身子,盡情享受陽光的撫摸。它從黑暗的衣櫥中被母親拿到太陽底下暴曬,留作父親在冬日的嚴寒里頭穿。每年秋天,天氣晴朗之際,母親都會把家里的衣服被褥等搬到太陽底下曬曬,去去霉氣,曬曬松軟,父親的軍大衣在眾多衣物中是那樣顯眼。

已經記不清這是父親的第幾件軍大衣了,他喜歡穿軍大衣,認為軍大衣款式百搭又暖和,是冬天抵御風寒的好物件。所以每年冬天都能看到他穿著軍大衣忙碌的身影。父親酷愛軍大衣,我想這是因為和他的身份有關。作為農人,他無論做什么事兒,都講究效率和方便,軍大衣一件可以抵幾件衣服,穿上身,既不妨礙干活,也能夠結結實實的御寒。對父親而言,那件厚實的軍大衣是他親密無間的好伙計,對我們這些子女而言,他的軍大衣卻承載了太多溫暖的記憶。

北方的冬天寒冷異常,零下十幾度乃至幾十度是冬天的常態。冬天干干的冷,就像是一個如影隨形的人拿著刀子不停地刺你,躲也躲不掉。因此,一點點溫暖也讓我們貪戀。記得上學那會兒,冬天起床是最為困難的,被窩里是暖爐,被窩外是刺骨的嚴寒,一暖一寒,誰愿意跑到冬天里挨凍呢?于是,我死活不愿意起床,只想在溫暖的被窩里冬眠。這樣的想法父親當然是不允許的,所以,父親在我百般耍賴時,總是毫不留情地吆喝我起床,一遍不聽,他就再喊一遍,再喊一遍那語氣中就有嚴厲了,膽怯于父親的威嚴,我只能極不情愿地起來。但父親有他的威嚴,也有他的溫暖。

在父親看來,寒冷是對意志力最好的鍛煉,我不能因為害怕寒冷就躲避,而我受的寒冷,他會用另一種方式補回來。年紀還小的時候,上學都是由父親接送,一輛自行車,前頭坐著我,后頭坐著我姐姐。騎車時,父親總要穿上他的軍大衣,姐姐躲在軍大衣的后里頭,我在父親的懷里。軍大衣為我們抵擋了外面的寒冷,我鉆在軍大衣圍起的那一片溫暖中,聽到外面冷風呼嘯,想象那份寒冷,不覺地更暖和了。

軍大衣是溫暖的,父親的身上也像火爐一樣,軍大衣和父親的溫暖加在一起,那份溫暖絲毫不比被窩里弱。所以我們緊緊地攥住軍大衣,貼著父親,貪婪地吸收那份溫暖,到了學校還戀戀不舍。等到下午放學,穿著軍大衣的父親站立在人群,遙遙地向我們招手,那份軍綠色是那樣耀眼,仿佛是矗立在寸草不生、樹木蕭索的寒冬的一棵綠樹。我們照例鉆進軍大衣中,溫暖潮涌般襲來。

父親的軍大衣,靜靜地躺在太陽下,散發著淡淡的軍綠,歲月如無聲的流水,裹挾在陽光里淌過,軍大衣的溫暖仿佛變成了一圈光環,閃耀在小小的院落,流淌在我的心里。(動力能源中心  李新軍)

最好最新高清中文字幕